【文章】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

2018-9-26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改善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 SEN)學生的學習環境和條件,是筆者擔任立法會議員以來,最長期推動的政策,更可算是爭取到最多成果的倡議。之前的改革建議,多集中於增加學校教育和照顧SEN學生的財政資源。經過過去幾年的補底措施後,現在應是擴大和深化改革範圍,讓SEN學生得到更全面和根本支援的時候。

筆者今年就《施政報告》提出的建議中,其中一項即是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1997年,政府推行以校為本的融合教育,目的是希望SEN學生可以在主流學校中與其他學生共同學習和成長。融合教育實施至今超過20年,愈來愈多主流學校取錄SEN學生。SEN學生的感覺統合能力與一般學生不同,職業治療師針對這方面而作改進訓練,言語治療師則訓練SEN學生的發音以至表達能力。

現時並無駐校的職業或言語治療師,學校只能使用額外資源外聘服務。這個狀況殊不理想,故筆者建議教育局應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或言語治療服務。具體來說,當局可先以地區為單位,設立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為主流學校提供支援。長遠而言,可按需要研究把服務從地區為本,推廣至以學校為本,例如參考現時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做法,把治療師與主流學校的比例定為1:4(即1位治療師照顧4間學校的SEN學生)。

政府應增專業學位名額

加強服務必然增加對專業人手的需求。為配合上述建議,教育局應同時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等學位課程的學額。現時只有理工大學提供由教資會資助的職業治療師本科學位課程,每年收生約100人,還有自資院校提供相關的課程,但學額仍不足以應付需求。

言語治療師方面,香港的言語治療師對兒童比例約為1:100,比外國約1:50有很大落差。目前只有香港大學提供言語治療的學士學位課程,而碩士課程則由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教育大學開辦,每年提供約40個學位。可見現時的供求比例已甚不平衡,無法滿足兒童的基本需要。

筆者建議教育局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的資助學士學位名額。按照開辦這些課程時,每名學生的單位成本約為26.8萬元計算,若這兩個課程各自增加100個資助學額,則每年須增加2680萬元撥款。至於以每年從大學一年級至四年級共有800名學生同時就讀那些課程計算,需要增加的經常開支則為2.14億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屆政府擔任政務司司長時,已大力加強對SEN學生的支援;到當上行政長官後,更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性開支。相比之前的行政長官,她對改善教育的確更有心有力。因此在《施政報告》中增撥一些資源新設上述服務和加強相關培訓,是教育界、SEN學生及其家長的合理期望。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三

20180926_HKEJ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

【文章】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劄記

2018-8-22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級城市,不單表現於她是世界知名的商業中心,還見於她是不少外國人聚居的地方。據政府統計處2016年的中期人口統計,香港有近60萬人為非華裔人士,佔全港人口約8%。香港能否在文明程度方面配得上是國際級城市,便要看我們的社會能否讓不同種族的人在這裏有平等的發展機會。

香港作為《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下稱《公約》)其中一個締約地區,即有國際性和客觀標準去檢視我們在消除種族歧視的表現是否達致國際級水平。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劄記”

【文章】法官任命與審案去政治化才是法治 ——與邵善波商榷

明報 2018-6-25
A26 | 觀點

邵善波先生在上周題為〈終院要面對自己的政治角色——與馬道立首席法官商榷〉(註)一文中,以法官總會遇到具政治爭議的案件,及早前建制派向委任兩名對同志平權態度開放的外籍法官提出的質疑,挑戰馬道立法官提出「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而已」的講法,認為法官應認識自己有政治角色和責任,任命法官的程序也應保證其政治和社會價值與大多數市民一致。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法官任命與審案去政治化才是法治 ——與邵善波商榷”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