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

2018-9-26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改善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 SEN)學生的學習環境和條件,是筆者擔任立法會議員以來,最長期推動的政策,更可算是爭取到最多成果的倡議。之前的改革建議,多集中於增加學校教育和照顧SEN學生的財政資源。經過過去幾年的補底措施後,現在應是擴大和深化改革範圍,讓SEN學生得到更全面和根本支援的時候。

筆者今年就《施政報告》提出的建議中,其中一項即是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1997年,政府推行以校為本的融合教育,目的是希望SEN學生可以在主流學校中與其他學生共同學習和成長。融合教育實施至今超過20年,愈來愈多主流學校取錄SEN學生。SEN學生的感覺統合能力與一般學生不同,職業治療師針對這方面而作改進訓練,言語治療師則訓練SEN學生的發音以至表達能力。

現時並無駐校的職業或言語治療師,學校只能使用額外資源外聘服務。這個狀況殊不理想,故筆者建議教育局應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或言語治療服務。具體來說,當局可先以地區為單位,設立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為主流學校提供支援。長遠而言,可按需要研究把服務從地區為本,推廣至以學校為本,例如參考現時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做法,把治療師與主流學校的比例定為1:4(即1位治療師照顧4間學校的SEN學生)。

政府應增專業學位名額

加強服務必然增加對專業人手的需求。為配合上述建議,教育局應同時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等學位課程的學額。現時只有理工大學提供由教資會資助的職業治療師本科學位課程,每年收生約100人,還有自資院校提供相關的課程,但學額仍不足以應付需求。

言語治療師方面,香港的言語治療師對兒童比例約為1:100,比外國約1:50有很大落差。目前只有香港大學提供言語治療的學士學位課程,而碩士課程則由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教育大學開辦,每年提供約40個學位。可見現時的供求比例已甚不平衡,無法滿足兒童的基本需要。

筆者建議教育局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的資助學士學位名額。按照開辦這些課程時,每名學生的單位成本約為26.8萬元計算,若這兩個課程各自增加100個資助學額,則每年須增加2680萬元撥款。至於以每年從大學一年級至四年級共有800名學生同時就讀那些課程計算,需要增加的經常開支則為2.14億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屆政府擔任政務司司長時,已大力加強對SEN學生的支援;到當上行政長官後,更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性開支。相比之前的行政長官,她對改善教育的確更有心有力。因此在《施政報告》中增撥一些資源新設上述服務和加強相關培訓,是教育界、SEN學生及其家長的合理期望。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三

20180926_HKEJ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

【文章】改革僱員補償援助基金

2018-9-17 | 信報財經新聞
A2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僱員補償援助基金成立於1991年,僱員因工受傷後,用盡一切法律及財政的可行方法後,仍未能向僱主或其保險人追討應得的補償或損害賠償的情況下,可向基金申請援助。

盈餘超過8000萬元

基金早年曾陷入財政困難,故於2002年修訂《僱員補償援助條例》,以推行改革保持財政穩健。改革方案包括以發放特惠性的援助金代替普通法的損害賠償,以及基金不用作支付普通法損害賠償訴訟所引起的任何費用等等。

經過一番節流措施後,基金自2007年至今已沒有虧蝕,並應錄得超過8000萬元盈餘。既然如此,條例應再作修訂,為工傷僱員或因工死亡的僱員的家屬提供更適切的援助。

因此,筆者建議行政長官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以下的改革: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改革僱員補償援助基金”

【文章】擴大法援 增撥資源

2018-9-7 | 信報財經新聞
A2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新一年度《施政報告》將於個多月後公布。早前筆者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面時,提出四方面的施政建議。作為法律界代表,其中一方面的重要建議是,擴大法律援助輔助計劃至涵蓋業主對業主立案法團的申索,以及向法律援助署增撥資源。

現時香港有超過1萬個業主立案法團。法團是否按照《建築物管理條例》行事,必然涉及眾多業主的權益。然而,由於法團與業主之間的財政能力懸殊,即使業主認為法團作出違反條例的行為,亦往往難以循法律途徑解決爭議。

大律師公會及香港律師會早於2015年建議擴大「法律援助輔助計劃」至涵蓋業主對業主立案法團的申索。所謂「法律援助輔助計劃」,是指那些資產超過302000元(不包括自住物業),但不多於1509980元的市民,由於他們不符合申請法援的資產限額,便以此計劃向他們提供法律援助,受助者需要分擔部分訴訟費用。

反對建議理由荒謬

不過,法律援助服務局在檢討是否擴大輔助計劃時,認為此建議只惠及有法團的物業業主,對沒有法團的物業業主不公平,故拒絕推行。這個理由,實在荒謬。若然依此邏輯,法援處現時會向申請離婚的市民提供法援,難道就會對還沒有結婚的市民不公平了?

事實上,法團在面對訴訟時,可以動用「公家錢」來應付;業主面對訴訟,則要拿出「私家錢」做代價,本身就存在資源上的性質和數量的不公平。若連法援都不能協助,豈不是另一種不公平?

為使法援署更有效率地為市民提供服務,則需要投放更多資源。筆者提出兩方面的建議:

一、有關法律服務開支的增加。今年年初,司法機構提高了法律代表每小時的收費30%,故可以預期法援委託律師及大律師的費用將會增加。增加法援署的撥款以應付這個增幅,是為市民繼續提供基本和合理的法律服務的必要條件。

二、過去3年,法援署收到的求助申請(單以民事案件計)已接近或超過15000宗,且預期將不斷增加,而法援署只能做到近九成的申請在3個月內完成審批。

為使法援署能夠在合理時間內,就申請作出符合法律理據的決定,避免拖延市民維護法律權利的時間,實在應該有新的資源增加法援署的人手編制。

上述兩項建議,不單對市民有利,對法律界亦同樣有益,原因是法援署一直存在拖欠律師費的問題。究其原因,不外乎是資源和人手不足,致未能及時向被委託的律師支付費用。若有足夠資源,相信法援署也不能有「苦衷」拖延支付律師費,而法律界同業在出心出力協助市民的時候,亦毋須面對不合理的對待。

讓有法律理據的市民不會因為缺乏資源而無法循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是法治的基本原則之一,也是法援署成立的最根本目的。

特區政府在向法援署提供足夠資源的同時,也必須向社會傳達這個正確的訊息,而不應如某些建制派般,當看到有市民成功申請法援提出司法覆核,就指法援「被濫用」。這個是對申請法援的市民、對法援署的工作,乃至對香港法治的基本尊重。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一)

20180907_HKEJ20180907_HKEJ_PG

【文章】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劄記

2018-8-22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級城市,不單表現於她是世界知名的商業中心,還見於她是不少外國人聚居的地方。據政府統計處2016年的中期人口統計,香港有近60萬人為非華裔人士,佔全港人口約8%。香港能否在文明程度方面配得上是國際級城市,便要看我們的社會能否讓不同種族的人在這裏有平等的發展機會。

香港作為《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下稱《公約》)其中一個締約地區,即有國際性和客觀標準去檢視我們在消除種族歧視的表現是否達致國際級水平。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劄記”

【文章】再看ZN案及香港處理人口販運的情況

2018-8-1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2007年,巴基斯坦男子ZN到香港工作,4年間僱主從沒向他發工資、沒有假期,每天平均工作15小時,並不時毆打他;ZN忍受不了打算離開時,僱主則威脅會殺害其家人。其後他被騙返回巴基斯坦,僱主單方面取消其工作簽證,令他不能回港追討欠薪。ZN幾經辛苦偷渡回港,四出向入境處、警務處和勞工處等投訴,卻不獲任何協助。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再看ZN案及香港處理人口販運的情況”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