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宗教自由

明報   2015-8-21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今年夏天,讓我感到憂心的,除了內地的維權律師遭中央政府空前的打壓外,還有內地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教會受中央政府連番的逼迫。

中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訂明中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然而據統計,內地政府已在浙江強拆逾千座教堂和十字架,並毆打和拘捕守護教堂的信徒。

我是基督徒,深知教堂不只是信徒聚會的地方,更是神臨在的聖殿;而十字架則是基督信仰最重要的象徵。所以即使內地官員沒有強迫信徒放棄信仰,但強拆教堂和傷害信徒同樣是宗教迫害,違反了中國憲法及中國也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信仰,很多時不僅滿足個人的心靈渴求,也發揮補充社會需要和促進社會發展的功能。以基督教為例,除了建立教會之外,還會從事醫療、教育、福利等等事業,香港很多著名的大、中、小學校、私家醫院和社會服務機構便是屬於天主教和基督教團體的。可以說,一個地方有真正的宗教自由,由宗教團體興辦的社會事業便會發達。

中國還處於發展中國家的階段,大部分基層市民仍然缺乏醫療、教育、福利等服務,中央政府既無力滿足這些社會需要,卻費力去打壓那些能夠幫助它提供這些服務,為草根階層修補社會安全網的宗教組織,實在是損人害己。慶幸在香港,我們的法律和制度為民間社會和宗教組織建構了一個自由和靈活的發展空間,讓它們透過從事這些社會事業來實踐道德價值——那些在中國大陸早已遺忘和凋零的道德價值。

img-821103254-0001

【文章】維權律師讓我們知道的……

明報   2015-8-14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緊接着7 月大跌市之後,中國讓全世界矚目的舉措,是7 月10 日開始大規模地拘捕內地的維權律師,稱為「中國維權律師710 大抓捕事件」。據已知消息,自事發至8 月7 日,已經有267 名律師及相關人士被拘留、帶走、失去聯絡、約談、傳喚及限制人身自由,可說是中國法律界的空前浩劫,不單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香港法律界亦迅速發起全球聯署聲援,兩個律師會也發表了聲明關注事件。

律師的天職,本來就是維護人的權利,他的角色和職責是一體兩面的,既要代表當事人爭取權利,同時要協助法官找尋真相。只有獨立和公正的法官,沒有專業和自由的律師,那還不是法治,人的權利也不能得到保障;反之,法官不獨立(自然也不會公正),再專業的律師也無法保障人的權利,連他自己也不能自由地代表任何人去爭取公道——眼前的中國正是這個光景。

近年中央政府時常強調「依法治國」,更在前海設立特區,引入香港的陪審員和仲裁員,又要求內地法官來港修讀普通法法學碩士課程;不少建制派更批評香港法律界不懂《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然而在香港,律師既可以跟政府對簿公堂,法官也能夠獨立和專業地判案——包括判政府輸;我和其他法律界同業更可以公開批評特區和中央政府而不會被抓。這樣證明香港法律界悠長和優良的法治傳統,足以讓我們準確地理解《基本法》,充分地行使《基本法》和其他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更是「一國兩制」突顯出香港的司法制度與內地有根本分別。內地維權律師目前的慘况,正好反映香港的法治制度,是內地學習不來也模仿不了的。

(制度自信.四之二)

img-814160452-0001

【文章】跌市餘波

明報   2015-8-7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和制度文明,是推進人類文明的三大元素。良好制度不僅是制定周全的典章,更需要人們對制度的充分尊重和普遍服膺。正因如此,人永遠都是制度的最大敵人;最好的制度,也永遠敵不過人的破壞。

一個月前,內地股市大跌,連帶香港股市亦同步下瀉。不同的是,一聲「暴力救市」令下,內地不論政府還是企業都扭盡六壬,連金融制度都視如無物地為所欲為,讓全世界看到中國「人比制度大」的本相;相反,香港政府眼見恒指插水,還是不動如山,經常掛在口邊的「尊重市場機制」,這回是說到做到了,讓全世界看到香港「制度比人大」的傳統。

儘管中港兩地股市回復平穩,大跌市的餘波卻仍然翻動。中央政府指示公安部嚴查惡意沽空,以防大戶拋售股票。本來自由地決定買賣股票,甚至在預計大跌市來臨前先沽貨,是合乎經濟規律和人之常情,因此興師問罪,實在匪夷所思。然而這個歪風如今不僅在內地橫行,甚至吹來香港。早前便有本地傳媒報道中國證監會在七月中聯絡香港多間內地背景的券商,要求它們的高層人員親自北上會面,並要求他們交出有關滬股通的交易資料。

過去十多年,中央和特區政府經常「告誡」我們說香港的中國第一金融中心地位很快會被上海取代。香港人的自信心也似乎因這些重複的奚落而深受打擊。其實究竟是我們沒有清楚了解自己,還是某些官員想藉貶低香港來取悅中央呢?如果說今次大跌市有什麼正面影響,或許就是使我們看清楚香港與內地的優劣,由此不但足以拆穿過去官員對上海「吹噓」而對香港「靠嚇」,更讓我們知道自己的優勝之處及成功之道,重建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自信。(制度自信.四之一)

img-807100843-0001

【文章】未來

明報   2014-10-25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好事多磨的學聯與政府對話,終於在星期二晚上舉行。儘管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對話前做盡期望管理,說這個不是辯論比賽,沒有輸贏,但看着電視機,一位有資深大律師資格的司長的辯才還比不上一名法律系學生,雙方孰優孰劣,大家應該心中有數。對話前,幾乎所有人都不抱期望,反正預計到政府根本不會正面回應學生的訴求,僵局還是會僵持下去。但在對話之後,我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都感覺到有希望——不是因為政府說會考慮向中央提交補充報告反映香港的最新情勢,而是因為看到香港的未來有這一代年輕人而充滿希望。

這場對話的意義,其實已經超越學聯與政府的角力,而是反映着一種深層的社會癥結:電視畫面的右邊,是一班五六十後,屬傳統社會精英,執行着從上而下的政治任務,說的盡是連自己都未必相信的話的官僚;左邊則是一班九十後,是新興知識分子,因參與社會運動而快速成長,背負着由下而上的民眾願望,將自己所相信的理念盡力表達的學生。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而且是公開的對話,於是右邊的官僚只曉得如錄音機般重播官話,說中央的決定誰都沒辦法改,多點民主比沒有民主更好;左邊的學生則認為人為的決定肯改便可以改,虛假民主比沒有民主更壞,壞得連人民的生活也只會愈來愈難過。不過,就算觀眾聽不明白雙方的說法是什麼,卻應該感受到學生比官員對社會更關心,對人民更着緊。

民主,不只是一代人的理想,而是千秋萬代的大業。眼下的佔領運動,接着的政改方案,結局誰也猜不透。姑勿論朝夕成敗,香港的未來有這一班學生,民主,必然會實現。

img-X25122643-0001

【文章】天網

明報 2014-10-18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10 月15 日早晨,我帶着一副難以置信的心情到黃竹坑警察學校援助被拘捕的阿Ken 曾健超。難以置信,不是因為他被拘捕,而是他在被捕後遭警員行私刑。他向我展示傷勢,從頭到腳,前前後後,大大小小,紅青紫黑的傷痕數十處。幸好他體格健碩,遭警察這樣拳打腳踢,還不至於內傷,但言談之間,卻感受到他內心的傷,比皮肉的傷嚴重得多。

我感同身受,因為警員執行私刑,是法治精神不能容忍的惡行。在一個社會裡,執法人員是唯一一類得到法律授權可合法地對他人行使武力的人。然而權力愈大,規範也愈嚴,所以一方面我們有一套嚴謹的規則,規範執法人員在什麼情况下應該行使何等程度的武力,務求現實情况與武力程度符合相稱性的原則;另一方面更有專門的法律去處理執法人員過分地或不恰當地使用武力的情况。香港法例第427 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即訂明,香港警務處、海關、懲教署、廉政公署和入境事務處的人員,若在執行公務時蓄意使他人受到不論是肉體上或精神上的劇烈疼痛或痛苦,即干犯施行酷刑罪,最高刑罰可判處終身監禁。

其實電視新聞片段已經提供了充分的「表面證據」提出檢控(prima faciecase),因此警方除了作出暫停涉事警員職務的行政處分外,更應循刑事司法途徑跟進事件,因為這宗案件的性質,不應該是投訴警察課或內部紀律程序處理的。

有人說,今次有電視台把整個毆打過程拍下來,而且能夠公之於世,可算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同意,但回想起來, 「天網」本來是用來捕捉賊匪的,如今卻用來網羅執法者,實在是太諷刺了。

img-X20104230-0001

【文章】期望照出對話的燭光

明報 2014-10-04
D05 |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期望照出對話的燭光

此文見報之日, 「佔中」已經持續一個星期。警察與示威者的衝突,從最激烈處回落至相對平靜,然而市民與示威者的矛盾卻日益尖銳,甚至發生市民衝擊示威者的事件。新聞故事一方面跟進佔中的發展,另一方面亦報道被「佔中」影響的市民的各種不便。我看在眼裡,不論是示威者還是被影響的市民,其實都是受害者。

正如當有父母抱怨停課令他們的子女無法上學時,街上也有學生為大家爭取一個公平的制度而暫停學業。在個人需要和公眾利益之間,箇中的是非對錯,實在很難釐清;論斷與批評,更加是對任何一方都不公道。如今最重要的,是尋找出路,而對話則是唯一的出路。

或許有人認為,將矛盾的其中一方消滅,是解決矛盾的方法,但這肯定是一個野蠻的行為。在一個文明社會裡,我們的做法是先透過法律禁止任何人基於矛盾而做出傷害其他人的事,然後提供方法讓人化解矛盾。這就是在法治社會裡,法官和法庭存在的原因。

至於政治矛盾,雖然難以透過法庭和法律來解決,但以對話作為解決方法的原則是一樣的。所以在近代歷史中,當市民對政府有不滿時,即使發起社會運動,甚至有激烈衝突,但在大多數的情况下,還得靠市民與政府對話來化解雙方的分歧,而不是靠政府用武力對付市民,消滅他們的聲音。

執筆之時,政府在前一晚宣布與「佔中」的代表對話。在寫好這篇文章後,我便要出發到高等法院,與一眾法律界同業舉行燭光集會,為的是希望大家在激烈的衝突過後,政府和示威者能夠以平和與理性展開對話,化解困局,尋找出路。

D05005.1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