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立會過半 改革之始 功能組別 成事關鍵

2020-03-02 | 明報
B4 | 觀點

要推動政治變革,有兩個方法:制度之外的社會運動和制度之內的政治空間。近日民間推動支持民主的市民積極參與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選舉,期望民主派能夠取得過半數議席,繼而在下年的選舉委員會也取得過半數席位,推舉一位民主派的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個正是在制度之內,盡量爭取政治空間去推動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以及改善政府施政的最可行辦法。

香港現時的政制雖然不民主,但法律設下的框架,理論上是一條可以落實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的門路。此外,立法會的立法權力雖然備受限制,但要否決政府的惡法和劣政,只需簡單多數票就可以。所以,比起制度上的局限,缺乏足夠的民主派議員,才是民主改革不興、惡法劣政難擋的最重要原因。

立法會和選委會必須有超過一半的民主派議席,才有機會帶來真正的改變。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立會過半 改革之始 功能組別 成事關鍵”

【文章】亂評法庭裁決 實在難以理解

2020-01-16 | 明報
A23 | 觀點

法官退休後回復普通市民身分,自然享有與生俱來並受到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和表達權利——這個當然包括可以就案件提出觀點,甚至批評。惟過往幾乎不曾聽聞有退休法官就仍然在司法程序的案件發表意見,近日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在公開場合和傳媒,就正在高等法院上訴庭審議中的《禁止蒙面規例》(簡稱「禁蒙面法」)司法覆核案,多次對原訟庭的裁決口誅筆伐,可謂十分罕見。

除現任法官外,任何人都可以評論已經審結或正在審議的案件,唯一的底線,就是必須基於事實和正確的法律知識,以及不會被認為有意圖影響法官裁決,或對法官人身攻擊。可惜的是,烈顯倫法官早前在本報題為〈緊急條例覆核案 原審裁決對港是災難〉(1月8日)一文,卻是一個錯誤示範和不良榜樣。

Continue reading “【文章】亂評法庭裁決 實在難以理解”

【文章】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2019-03-29 | 明報
A33 | 觀點

執筆之時, 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的訪美之旅已到尾聲。今次出訪,比起筆者去年尾的成果更豐碩。

今次訪問團會見的對象層次很高,先是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出訪,隨後獲安排與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美國- 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國務院主責政策法的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官員等會面,並有機會到美國傳統基金會、喬治城大學及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演講。當中最意外的,是陳方安生女士突收到美國副總統彭斯邀請,與他短暫交流。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文章】請港府及建制派停止借法庭「過橋」

2019-02-20 | 明報
A23 | 觀點

近日保安局指,基於現時香港未與台灣訂立移交逃犯協議,去年涉嫌在當地殺害一名香港少女的男子逃回香港後,特區政府無法將其移交台灣接受調查和審訊,故建議修改《逃犯條例》,設立機制,容許特區政府以「一次性個案方式」,把涉嫌在未與香港訂立協議的司法管轄區違法——包括中國內地——但身處香港的疑犯,移交當地接受調查和審訊。

因為一宗在台灣發生的案件,便將移交逃犯的大門開放給司法不公至人人都怕的中國內地,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無端被拉在一起,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真正目的,不止於處理在台殺人案,更是為了中央政府突破本地法律賦予在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的保障。

Continue reading “【文章】請港府及建制派停止借法庭「過橋」”

維持《香港政策法》的條件

2018-12-13 | 明報
A23 | 觀點

香港因為「一國兩制」而在國際社會擁有一個獨特地位,且得到其他國家的特別待遇;相反,若然「一國兩制」失敗,香港的獨特地位和享有的特別待遇即會隨之消失。美國的《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正是一個最佳例子。

自回歸以來,「一國兩制」的發展每况愈下,是大部分香港市民都同意和感受到的,近年甚至有急遽敗壞的趨勢,連國際社會都開始注視和擔心。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被抓回內地、高鐵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諸香港門外、政府剝奪市民參與選舉的權利、向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民主發展停滯不前,以及可能會制定一條嚴厲的23 條等等,都迫使國際社會——尤其美國認為現在是正視香港「一國兩制」發展的時候。

Continue reading “維持《香港政策法》的條件”

【文章】津貼設限 分薄資源 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出色學校

明報 2018-10-10
A18 | 觀點

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educationalneeds, 簡稱SEN) 的學生,雖然佔整體學生比例不高,但人數愈來愈多, 從5 年前的41,559, 增至2017/18 年度的54,838。特區政府在20 多年前推行融合教育,將SEN 學生與一般學生一同放在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上學年54,838 名SEN 學生中,有45,360 人就讀主流學校)。融合教育政策若有失誤,SEN 學生固然是最大受害者,負面影響也必然波及其他學生及老師。

事實上政府的融合教育政策多年來千瘡百孔,其中一項重大缺失,是為「學習支援津貼」設定上限。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津貼設限 分薄資源 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出色學校”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