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nis Kwok

Category

自由談

自由談 – 公投的意義

郭榮鏗   自由談 泛民的成員,不時被批評在民主議題上死不妥協。有人認為,只要能向前走,那怕是一小步也應接受,才有達至理想的一天。但今天我們在走的方向,又是否真的在邁向普選呢?香港討論民主好歹廿餘年,到今天仍有人強將功能組別說成與普選意念相符。更可怕的是,這個誤解早在社會植根,而既得利益者手握香港未來發展的命脈,要說服他們放棄大握,談何容易。 究竟普選和功能組別,有沒有矛盾?實在值得每個香港人想清楚。 基本法中所提及的「普選」,是指一人一票、每票平等、人人享有均等的參選權與投票權。查考基本法起草的歷史,特別是1988年4 月發表的《基本法徵求意見稿》,與及1989 年12 月起草委員會的會議紀錄,均顯示基本法第68 條中「普選」的含義不應包括功能組別。「循序漸進」達至普選的終極目標,亦即功能組別將會逐漸被取締。草委王叔文亦曾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導論》一書中,確切解釋基本法第68 條中的「普選」,是指「一人一票直選」,而非透過功能組別的間接選舉。 上週日我出席了城市論壇,眼見不少年輕人對現行制度感到沮喪,對普選在光天化日下被歪曲感到絕望。對此,我感同身受。有人覺得泛民鍥而不捨向大眾宣揚民主理念,不過是對牛彈琴。然而沒有誰會知道,有一天沉默的一群將團結起來,振臂一呼去捍衛公義與真理。這便是公投的意義。

自由談 – 法律界選委

郭榮鏗   自由談 作為法律界選舉委員會委員,我們在2007年參選,是為了替全港市民爭取公平公正的普選。 當日我們透過提名梁家傑參選特首,締造了首次有競爭的特首選舉,迫使曾蔭權明確承諾,當選後在任內致力解決普選問題,並給全港市民一個終極方案,包括普選路線圖和時間表。 可惜,近日出爐的政制改革諮詢文件,刻意略過了這個問題,既沒取消功能組別,亦無提供選舉路線圖,讓我們預見2017 及2020年,會否有一個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普選。 中央政府意圖把功能組別保留在政治架構內,與公約所提倡的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精神,背道而馳。對此,我們萬分震怒。 目前功能組別佔半數立法會議席,但卻只有226,951 名登記選民,當中更包括16,060團體票,與全港3,373,342 登記選民相比,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與其所佔議席完全不合比例。這個安排,明顯帶有歧視色彩。當大多數普羅選民淪為二等公民,試問又如何去建構和諧社會? 把區議員引入立法會,並不等於令現存制度更民主,反之增加功能組別議席,只會令他日完全廢除功能組別益發困難。 作為行政長官,曾蔭權絕對有責任向中央人民政府無畏無懼地表達香港人的意願,我們要求特首履行競選承諾,給香港人真正的普選路線圖,取消所有功能組別,還香港一個真正的全民普選。未來數月,我們將繼續動員法律界向市民講出功能組別的問題。

自由談 – 非常律師

郭榮鏗   自由談 最近到北京大學進修,遇到三位與我年齡相若,在內地工作的律師,他們的經歷很值得與讀者分享。 A 在英國攻讀法律,畢業後投身英資國際律師行,曾於倫敦及香港工作。取得香港執業資格後,她毅然辭職轉投一內地非牟利機構,專責保護兒童權益。她目前正統籌一個保障患有乙肝的兒童免受入學歧視的項目,天天深入不毛之地與官員斡旋。非牟利機構經營艱難,她工作了好一段日子,到最近才開始支薪。 B 在香港完成中學後考入哈佛法學院,以一等榮譽畢業,繼而取得哈佛經濟學博士。 如此人才,大可晉身美國頂級投資銀行或華爾街律師行,工作幾年後當個合夥人衣錦還鄉。但康莊大道他不走,反而選擇到一間北京的國有企業從低做起,務求對當中運作有第一手的理解。 還有內地律師C,他河南的老家去年因冬天霜凍,整條村斷水斷電,好幾天聯絡不上父母。由是激發他發憤,於清華大學法律系以第一名畢業。畢業後,他選擇加入政府,於司法廳制定法改政策、建設法治。無奈官僚當道,改革寸步難行,具體改變還需時日。 為甚麼他們會選擇一條不一樣的路?因為他們都相信,知其不可而為之,長遠定能貢獻國家,以自己的法律知識推動國家邁向法治公民社會。 當北大的專家學者們就國家發展侃侃而談,我不期然想起這三位偶遇的新知。他們面前還有很長的一段路,但這新一代正慢慢改寫中國。

自由談 – 維權與法治

郭榮鏗   自由談 中央在過去幾年斥巨資為法治塗脂抹粉,大興土木建了不少宏偉法院,當中又以最高人民法院的懾人氣魄最令人印象深刻。在香港,法治的關鍵卻不在奪目的法院,而取決于法律專業與法官的質素。 近年一些內地同業,在國家民主與政治改革進程中,漸漸擔起先行者的角色。他們分文不取,為弱勢社群仗義執言,擔待的,是一份捍衛公衆利益的使命。 協助被無故拘留的人民、遭奪去土地的百姓,以至食物與環境汙染的受害者,無疑等同挑戰中共的管治威信。作為這個專業的一員,我們深深體會到內地同業們的困難。中共緊盯其一舉一動,隨時施以暴力。他們動輒被拘留,家人被騷擾,工作單位被取締。 路雖難走,至今他們已樹立了好幾個成功案例。公民維權律師許志永,于○三年成功爭取廢除收容遣送制度。夏霖與夏楠,成功協助被控刺死湖北官員的鄧玉嬌自衛抗辯,遠離死刑;在在為一衆強權下含冤的市民帶來曙光。 環顧世界,歷史告訴我們,維權律師對民族的進步與文明有著重大影響。透過接辦一些挑戰制度的個案,他們可以爭取頒佈或修訂與公民權益有關的法律。訴訟可宣泄社會不公,勝訟能加強人民對司法制度及國家前途的信心。內地的維權律師,實在值得我們致以崇高敬意。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也理應培育這種維護公義的精神。

© 2018 Dennis Kwok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