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nis Kwok

Category

隨筆

【隨筆】有燭光,就有人

有燭光,就有人。二十八載以來,每年季夏都有一個晚上,點點燭光泛照維園。 那年,十一歲的我仍然懵懂,只依稀記得百萬港人上街聲援千里之外,北京城中的學生對民主的追求。對這段歷史的認識隨著長大漸漸加深,驅使我投身政治,為香港爭取民主貢獻微力。只是即使要努力面前,卻不能忘記背後。 歷史不能改變,但人心可以很善變。所謂愛國的,即使當年對六四事件大呼「痛心疾首」,如今反而對我們嬉笑怒罵,以為我們要用過去的歷史抹黑國家之後帶來的進步和成就。這些閒話,聽多了,習以為常,就懶得理會。倒是對民主比很多人更熱心的年輕人,近年對悼念晚會,甚至是六四事件也心生質疑,便難免教人輕嘆。 我尊重他們的看法,但情感上實在難以把六四與香港割裂。曾經我們和當時在天安門的學生一樣,盼望國家能走向自由和文明,也讓香港走進民主的康莊大道。如果說將六四事件與本土民主劃清界線,那只是將中國和香港割裂的其中一種精神勝利法。在尋得突圍的道路前,唯有念念不忘,方能提醒自己,必須仍然為爭取民主而奮鬥。 廿八年前猶是志學至而立的人,今天都到了不惑至耳順之年。重覆做事不等於行禮如儀,添注新元素無須漠視舊情懷,關心本土亦不必脫離國家。週日晚上,到維園,亮一點燭光,悼一段往事,照一顆良心。 畢竟有人,就有燭光。

【隨筆】羅賓威廉斯教曉我的

羅賓威廉斯逝世,對演藝圈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損失。但對我來說,卻猶如失去了一位偉大的老師,因為我最喜歡的電影就是《暴雨驕陽》。 《暴雨驕陽》裡最有力的一句話,是他向同學們講述為什麼要他們要學詩。他飾演的John Keating是位英文老師,以反傳統的教育方式教文學,為學生帶來巨大的影響。他既向學生介紹了許多富有思想的詩歌丶詩人,從而提倡新的觀念丶哲學和思考方式。他又鼓勵學生站在桌子上,讓他們從一個嶄新的角度看世界,和世界的各種事物。 Keating說:「我們不會因為可愛而讀詩寫詩。我們讀詩寫詩,是因為我們是人類的一分子,而人類是充滿激情的。醫學,法律,商業,工程,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撐人的一生。 但是詩,美,浪漫,愛情,這些才是我們活著的意義。」(“We don’t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it’s cute. We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we are members of the human race. And the human race is filled with passion. And medicine, law, business, engineering, these… Continue reading →

【隨筆】生日.復活

昨天從會議廳回到辦公室,瞥見案頭擱著一個有「Happy Birthday to Dennis」朱古力牌的蛋糕,是助理同事們預備的,口說多謝,心裡感激之餘,也驀然發覺時間已多走一年,自己又長了一歲。 最近一個多月的確忙得不可開交。先是三月隨立法會考察團到歐洲觀摩焚化技術,接著應邀到美國布朗大學擔任座談會演講嘉賓,然後上星期到上海與中央官員討論政改,外訪與外訪之間還塞滿立法會的會議和法庭的官司,幾乎沒有空隙,更沒有閒情逸緻構思要怎樣過生日了。難得同事們在跟我一樣忙工作的時候還記得替我慶祝,就讓我覺得,同事們不單辦事了得,更有體貼人的心思。 復活節將至,復活的意義,在於耶穌先經歷死亡完成拯救,然後復活帶來盼望。生日的喜悅讓人心情放鬆,積壓的勞累乘機迸發出來,頭腦和身體都感到疲憊得要命。幸好後天便是復活節假期,讓我可以「安息」一會,「復活」後再上路。

【隨筆】小學生的感謝卡

前幾天,我接待了一班參觀立法會的小學生。我很喜歡與小孩相處,他們的朝氣和活潑總能讓我精神抖擻起來;而他們的天真率直,也往往會叫身為成年人的我們反思。 參觀之前,有一位同學訪問我:大律師的工作已經很忙,為何仍要從政?同樣的問題,我媽媽也曾經問過,知子莫若母,跟媽媽不必解釋太多。但對於小孩子,多講一些,希望他們會明白,會記住。於是我說:其實自小我便很熱衷政治,希望可以盡些微力量,讓現在沒有的變成有的,也為現在還年輕的,預備一個美好的社會,讓他們在未來承傳。 每天在繁重的公務之中,正反的爭論之間,有時候,很容易會令人迷失方向。跟小孩子告別的時候,他們送我一張手繪的感謝卡,簡單的筆劃,鮮艷的顏色,如雨後彩虹,叫人知道面前總是有路。

© 2017 Dennis Kwok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