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室內跑

am730  2016-04-22
B15 | 戶外 | Run

清明時節雨紛紛,既是詩句,也是傳統智慧。近日驟晴驟雨,的確不是適合到戶外運動的天氣。如果要維持跑步的習慣,恐怕要到健身室用跑步機了。

不過,不是所有愛跑者都喜歡跑步機的,筆者是其中一個,那還有甚麼選擇?近來聽說某些體育館有室內緩跑徑,於是尋個究竟。

現時全港有4個室內運動場設有緩跑徑,分別是香港公園體育館、調景嶺體育館、將軍澳坑口體育館和上水保榮路體育館(圖)。香港公園體育館就在金鐘,所以每日午飯時間都有不少上班族來跑步,連緩跑徑有時都會「塞人」。立法會和筆者的律師樓都在金鐘,所以確實是一個非常方便的選擇。放心,筆者在午飯時間總是有會議或飯局,應該沒有機會跟大家「爭路」的。

值得推介的還有調景嶺體育館內的緩跑徑。該條跑道長150 米,有玻璃隔聲,而且冷氣充足,以體育館來說可算是很先進了。

由此可見,政府其實也有一些優良的設施照顧市民的生活需要。

可是,只得4個體育館有緩跑徑,恐怕遠遠不能滿足全港愛跑者的需要。政府如果能夠把花在某一、兩項大型基建的錢,用在興建更多便利市民日常生活的設施,相信市民會很高興的。若然無法在現有的體育館加設緩跑徑,或許也可以參考日本現時的新做法,就是在興建中的大廈天台設緩跑徑。在跑步時俯覽城市的景致,相信另有一番體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8-53

【文章】起泳棚?不如建更衣室吧

am730  2016-03-24
A66 | 戶外 | Run

大家對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中,最深印象的,除了是提了數十次,但也不知所云的「一帶一路」之外,要數他構思在中環海濱長廊設釣魚區,以及其後在個人網誌中提議興建泳棚,讓上班族在午飯時間游水的主意。

午飯時間游水是否可行,有不少朋友做過實驗,而且憑坊間的反應,大概連梁振英自己都心裡有數。如果要找一個比建泳棚更好的主意,筆者就會提議沿著中環海濱長廊興建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

在商業區裡有一條長廊,用途往往就不局限於讓市民休憩玩樂,可以同時成為市民上班的通道。若然能夠利用長廊來跑步或踏單車上下班,將交通和運動在同一時間做,相信能夠吸引上班族做運動。然而,跑步或踏單車上班的朋友總是不多,為甚麼呢?

最大的原因,可能是這一帶缺乏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環顧中環和金鐘一帶,大概只有香港公園有供公眾使用的更衣室。大家在跑步或踏單車後,沒有地方可以洗澡和更衣,大汗淋漓和一身汗臭,自然不方便上班。所以如果沿長廊建一些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必定能夠解決上班族做運動返工的一大障礙。記得立法會秘書處曾構思於議員辦公室的樓層增設淋浴間給議員的同事使用,當時筆者還很高興的對助理們說,有淋浴間,大家便可以跑步上班了。可惜後來不了了之,不知何故?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8-22

【文章】北九州馬拉松

am730  2016-02-26
B17 | 戶外 | Run

日本,應該是香港人最熱門的旅遊地方。近年香港人去日本,除了觀光和購物之外,還新興了一種活動,就是跑步。

前幾天便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到了北九州參加馬拉松,相片裡的他正在一個提供即燒和牛的補給站,甚有風味,於是很好奇地上網查看這馬拉松的資料。

北九州馬拉松,原來是有歷史來頭的。話說北九州市原名為小倉市,位處九州的北端,如果說要在大歷史中尋找小倉市的痕跡,可以追溯到二次世界大戰時,小倉是日本製造軍火的最大工廠之一,美國在決定投擲原子彈時,原本是以小倉為目標,但因當日天氣惡劣,美軍無法確定小倉的位置,於是轉到長崎投彈,令小倉避過了一場戰爭浩劫。

953年,日本政府把小倉市與周邊的市町合併為「北九州市」,到了 2014 年,北九州政府為紀念合併而舉辦馬拉松,豈料得到參加者及當地居民一致讚好,大叫「安哥」,於是次年續辦,至今已成了當地的年度運動盛事。

馬拉松於每年2月下旬舉行,由 JR 門司港?為起點,經小倉城、東田第一高炉跡、到津之森公園等地方,都是北九州市的觀光熱點。既有古蹟,亦有美景,可說是跑一次馬拉松便遊了一圈北九州市,加上沿途有居民歡迎打氣,補給站又有不少地道的小食如小倉燒和麻糬,還有小倉最著名的燒牛肉(事實上小倉隨處可見燒肉店)。吃與玩共冶一爐,絕對是一趟非常吸引的運動旅遊。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7-22

【文章】再說馬拉松

am730  2016-01-22
B20 | 戶外 | Run

喜歡跑步的人,未必也會喜歡跑馬拉松,筆者就是這類人。

每年的渣打馬拉松都是一件城中盛事,只是筆者從來提不起勁參與其中。對我來說,跑步是一種享受,馬拉松卻是一種挑戰體能極限的運動,所以即使愛跑步,也未必會愛馬拉松;同樣,擅於跑步的,也不一定能夠跑馬拉松。這也是為甚麼每逢馬拉松舉行前,總有很多醫生和運動學者提醒大家要注意這樣和小心那樣。

況且香港的馬拉松,總是在一個不太「友善」的環境下舉行。對大部分跑者來說,最要命的應該就是要在清晨開跑。認識一些參加馬拉松的朋友,都說比賽當日要在半夜三、四點起床(視乎住哪一區)。半夜三、四點,應該是人類熟睡正酣的時間哩!

筆者相信這個安排,不是主辦單位要故意「為難」參賽者,而是要「平衡」其他道路使用者的需要。然而,既說這是一個國際級比賽和全城盛事,又何不乾脆在正常時間舉行,讓所有市民都有機會參與呢?電視播著馬拉松的消息時,筆者正在讀莊曉陽的《馬拉松˙嘆世界》,說到在大阪和東京舉行的馬拉松(其實在其他地方亦然),都是開放整個城市一整天給馬拉松(所以書中所有圖片,都是在大白天拍的,而不像香港那樣在黎明昏暗之時),讓跑者、市民、商戶和遊客以不同的身份參與比賽,讓馬拉松不止於純粹在路上的跑步,而是還有周邊的吃喝玩樂,讓一次體育比賽,變成一個嘉年華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6-50

【文章】用跑嘆世界

am730  2015-12-24
A49 | 戶外 | Run

馬拉松,是一項挑戰體能極限的運動。四十多公里的跑道,光是想已經覺得辛苦。每年當有馬拉松舉行時,例必有運動專家告誡參加者要量力而為,有時甚至會發生跑手在跑馬拉松時猝死的不幸事件。既然如此,跑馬拉松又怎能跟「嘆世界」拉上關係呢?

所以當友人莊曉陽說他有份合著一本叫《馬拉松˙歎世界》的新書時,便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而因為他想我為這本新書寫幾句推薦話,於是有幸先睹為快。曉陽是跑步愛好者,他在書中分享了在不同地方跑步和比賽的經歷,既可以為同樣有心到外地參加跑步比賽的朋友作指南,而對那些非跑步愛好者,卻喜歡去旅行的朋友(這類朋友應該多很多)來說,這本書是從一個新鮮的角度去欣賞世界各地的風物和人情的遊記。

其中一篇饒有趣味的文章,是曉陽到法國梅鐸(Medoc)參加馬拉松的故事。他說梅鐸馬拉松是一個「要你不要太嚴肅、不要太認真、不要跑得那麼快,要你用吃喝玩樂的態度,好好慢慢享受沿途的美酒佳餚」的賽事。

這樣的馬拉松很奇怪吧?為甚麼呢?原來在這個比賽中,參賽者不單可以邊跑邊喝紅酒,甚至可以在休息站品嘗生蠔、牛排、雪糕等美食。這樣的馬拉松,果然別開生面得有點不像馬拉松,倒像一場豐盛的野餐。然而這個正是法國人的風格,就是講究悠閒與享受。

這樣說來,「嘆」其實不在於做甚麼,而是以甚麼心態去做甚麼。即使辛苦,但如果以享受的心情去做的話,便稱得上「嘆」了。自問也是一個愛跑步的人,實在期望有機會如曉陽那樣,以自己的雙腳,用跑步的方式去「嘆世界」。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5-53

【文章】11月的夏天

am730  2015-11-27
B22 | 戶外 | Run

都11月了,即使尚未入冬,至少也應該是深秋。但近來出外跑步,不單只還穿著背心、短褲,而且跑沒幾步便渾身滲汗。據說今年高溫的時候比以往更長,查查天文台紀錄,今年11月的平均最高溫度比去年高近3度,平均最低溫度的差距就更大,多達4度。由此可見,氣候暖化正在以急迫的速度惡化。

全球暖化是大氣和海洋因温室效應而造成温度上升,這不是一個自然產生的現象,主要成因是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氣體量不斷增加,而製造這些氣體的,正是人類。氣溫上升不但會令人感到愈來愈熱(如果只是這樣倒不是甚麼大問題),更嚴重的後果,是會製造很多自然災害,最明顯是令南北兩極的冰川融化,令海洋水位上升,淹沒陸地。以陽光和海灘聞名世界,被譽為是地球上最後樂園的馬爾代夫,就可能是地球上最先被淹沒而消失的國家。

執筆之時,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剛剛公布2015年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而且預計明年會更熱。這樣證明過去多年世界各國在減少溫室氣體方面有心無力(甚至其實無心無力)。接下來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在巴黎,不是因為恐怖襲擊,而是世界各國領袖將聚首一堂,召開世界氣候變化大會,商討如何應對全球暖化和空氣污染問題。其實氣候轉變對人類的危害,比恐怖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各國領袖是時候拿出更大的決心和更強的手段去處理這個問題了。

20151127_run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