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國安法的七大罪

2020-06-01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全國人大會議上周正式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就「港版國安法」立法。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連日發動鋪天蓋地的「唱好」宣傳,惟香港市民對政府官員和建制派的口蜜腹劍早已瞭如指掌,愈是唱好,就愈知危險。

「港版國安法」比《基本法》第23條更惡質,因為從立法程序到條文內容,無一不是破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衝擊香港的法治,以及剝奪香港市民的自由和人權。「港版國安法」至少有以下「七大罪」:

第一罪:摧毀香港 破壞憲制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國安法的七大罪”

【文章】從飛哥看香港

2020-05-22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周中傳來政壇元老兼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先生逝世的噩耗。在香港從政的人,不論屬於什麼年代或輩分,即使未有機會親身接觸,也總會認識飛哥的一些經歷。

有人說,飛哥象徵了香港從前那段「美好的舊日子」(Good old days)。有趣的是,多年前飛哥出版的回憶錄,書名卻是《風雨三十年》。這樣看似矛盾,卻其實展現了那時的香港,存在着一個平行的現實。如果以電影鏡頭作比喻的話,就是有人在一小片晴空下,看見無邊的烏雲正在不遠處漸漸壓來,然後晴空被蠶食,最終烏雲蓋頂,並且風雨交加。

Continue reading “【文章】從飛哥看香港”

【文章】律師會理事會改選惹關注

2020-05-14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之後,由於武漢肺炎肆虐,反送中運動暫時偃旗息鼓,加上中央及特區政府與建制派運用各種手段繼續和加強打壓,究竟民意對社會運動的支持度,以及對特區政府的反感度有沒有出現變化,是一個持續受關注的現象。

視為社運後重新表態

在這個社會背景和氣氛下,一些過往鮮為人們留意的團體或組織的選舉,只要涉及對社會運動或政府表現的立場和表態,都會成為傳媒報道和市民關心的消息。

例如本月初,基督教其中一個大宗派浸信會舉行了常務委員會的換屆選舉。在去年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後,曾經代表浸信會發表聲明,要求特區政府撤回條例,並就隨後社會狀況繼續發聲的會長羅慶才牧師爭取連任;另外,則有反對浸信會發表聲明,被視為立場較保守的教牧團隊參選。由於有立場不同的候選人競選,可被視為浸信會在經歷社會運動後的一次重新表態,因此即使並非如筆者一樣是基督徒的市民,都關心是次改選結果。慶幸的是羅慶才牧師及其團隊成功當選。

本月尾,則有筆者所屬的法律界內,香港律師會的理事會舉行改選。同樣,由於同時有立場較保守和開明的律師參選,故近年已經有更多人留意的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在投票前一個月已經成為新聞話題。

律師會的理事會由20人組成,今次改選,只是更換其中5名理事。這個制度,一方面可以維持律師會理事會的穩定性,另一方面則可以定期讓律師們透過選舉表達其對律師會的期望和要求。況且,律師會有超過一萬名有投票權的律師,因此每次選舉,都可視為是法律界內一次重要的表態。

積極參與為自己發聲

一直以來,律師會在法治和社會議題方面的立場,都予人較保守的印象。遠的不說,就以近日中聯辦是否屬於《基本法》第22條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因而必須遵守該條規定「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的爭議。法律界不少同業,包括大律師公會、法律學者、大律師和事務律師等等,都已經表達過很多不同意見。唯獨律師會至今尚未表明立場,原因是要將議題交由轄下的「憲制事務及人權委員會」討論。可是從律師會說交付該委員會討論,到現在已經超過3個星期,仍然未有結論。

當新聞已成明日黃花,還是保持沉默,難怪市民普遍認為律師會態度保守,不會期望它會站在守護法治的最前線,亦較不重視其意見。

在社會氣氛已經出現了巨大變化,社會議題令法律界就法治掀起極多、極複雜和極尖銳的討論,以及市民對香港的法治環境有負面觀感的情況下,律師們究竟希望律師會維持其一貫風格,還是嘗試作出改變?今次的理事會改選,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因此,筆者呼籲各位事務律師同業,積極參與5月28日舉行的律師會理事會改選,為自己發聲。

 

【文章】立會35+防範23

2020-05-06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 By 郭榮鏗

今個月內地將會舉行人大和政協會議。每逢兩會前後,內地總會吹「左」風,吹得本地建制派都會顯得更左傾。上周末,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說,個人希望林鄭月娥政府在明年8月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被問到中央政府會否將23條直接納入附件三,譚耀宗認為這是一個辦法,不過如何立法並非人大常委的工作,應由特區政府決定。

《基本法》第23條訂明特區政府就該條是「應自行立法」。另外第18(2)條則訂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換句話說,無論如何,23條要立法,都必須經過立法會,絕無他途。

Continue reading “【文章】立會35+防範23”

【文章】法官必須慎言

2020-04-27 |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上周,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在裁決一名男子去年在將軍澳用刀斬傷3名和平留守在連儂隧道的市民時,花了三分之一篇幅來評論反對《逃犯條例》的社會運動,引起嘩然。

法官的言行,不論在法庭內外,都會受到公眾關注。是以,所有法官都必須熟悉和遵守的《法官行為指引》第19段即指出「法庭要秉行公義,而且必須是有目共睹的。法官除了需要事實上做到不偏不倚之外,還要讓外界相信法官是不偏不倚的。如果有理由令人覺得法官存有偏私,這樣很可能使人感到不公平和受屈,更會令外界對司法判決失去信心」。此外,第21段指出可以令外界感到法官不公正的其中一個因素,是法官在法庭上的言行舉止。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法官必須慎言”

【文章】法官再次敲響的警報

2020-04-17 |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繼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有香港法官破天荒接受外國傳媒路透訪問,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擔心香港的司法獨立受損後,日前有資深法官再次透過路透向香港社會發出更危急的警報:香港的司法獨立正受北京領導層攻擊,是自回歸以來對法治的最大威脅,司法獨立作為香港的自由基石,正在為生存而戰。

市民應提高警覺抵禦干預

受訪法官表示,中央政府正試圖「多管齊下」打擊香港的司法制度,以及限制香港法院對核心憲法事務裁決的權力。有接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說,馬道立要抗衡共產黨官員視法治為必須維護中共「一黨專政」的工具。他們擔心中央政府會失去耐性而收緊管制,若終審法院的法官任命過程出現干預,可能觸發法官辭職。

Continue reading “【文章】法官再次敲響的警報”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